我们的解读是,“悲鸟”指李白父亲李客;“号”指大喊大叫、大声痛哭;

简介: 我们的解读是,“悲鸟”指李白父亲李客;“号”指大喊大叫、大声痛哭;“古木”指老一辈,暗指李建成及其他长辈。

▌ 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文 / 李后强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李海龙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智库工作处(原文载于《中国西部》2021年第1期 专家特稿·西部论见 栏目)【摘要】李白的名篇《蜀道难》被误读千年,一直被认为是描写四川的道路难。

其实,《蜀道难》完全是精心设计,刻意记录李白家事和身世的乐府诗。

从史料和生育年龄分析,“玄武门事变”时李建成很可能已有孙子。

基于李白是李建成后裔的观点,我们重新解读了《蜀道难》。

“蜀”是蜀人,指李白自己;“道”不是指道路,而是诉说之意;“难”表示难于公开身世。

李白的先辈因遭遇“玄武门事变”被迫漂泊在或碎叶城,隐姓埋名,不敢诉说身世,李白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出头之日。

李白,本意就是指“李家清白”,盼望昭雪。

根据中国神话和天文知识等分析,李白生于公元700年7月13日、卒于公元762年11月26日的可能性很大。

《蜀道难》的重新解读再次证明李白是非凡的诗仙,借诗隐喻自己的家史,揭示当时朝廷的与血腥,独步天下,无人能比。

【关键词】《蜀道难》;李白;家事身世;李建成;生卒▌ 《蜀道难》引言这是一个发生在中国西部而后又引发世界关注的真实故事,只是过于血腥和神奇,一直无解。

今天是必须说出的时候了,因为“蜀道难”已经变为“蜀道通”,四川已经成为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

作为杰出的诗仙、谪仙人,李白不会永远隐瞒自己的家事身世,而最好的表达方式一定是诗词,因为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当时揭穿,隐瞒时间越长,说明他的智商越高,他也越安全,因为他是“罪人”后代。

其实,很早甚至从唐朝开始,就有人怀疑《蜀道难》这首诗不是写四川的道路难,而是说其他事。

如果仅从字面去理解这首诗,就太低估了李白的智商,而且许多疑点永远无法排除,比如“杀人如麻”肯定与蜀道无关。

从李白是李建成后裔的观点出发,结合史料对《蜀道难》进行重新解读,通过条分缕析发现,《蜀道难》反过来又印证了李白是李建成后裔的观点。

将李白的家事身世和《蜀道难》的隐意这两大“谜团”进行关联研究,为全面认识和揭开李白家事身世了新的思路与视角。

▌ 一代“诗仙”李白李白是李建成后裔的观点评述李白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天才诗人,他的诗词飘逸隽永、气势豪迈,广为流传、深受爱戴。

李白对自己的身世讳莫如深、绝口不谈,偶有提及也是闪烁其辞、只谈久远、不提近亲。

“李唐宗室说”是近几十年来的主流,又可分为李建成后裔﹝1-4﹞,“扬、豫、博党”后裔﹝5-7﹞,李轨后裔﹝8-10﹞,李抗后裔﹝11-13﹞,李豫后裔﹝14﹞,李陵后裔﹝15-16﹞,李达摩后人﹝17﹞,李伦后裔﹝18﹞,拥立中宗宗室等说法﹝19-20﹞。

韩维禄(1988)认为,李白对身世讳莫如深,一定是背后有不能说的,一旦被知晓将带来杀身灭族之祸,在此期间最大的莫过于“玄武门事变”。

“玄武门事变”时李元吉才二十几岁,儿子全部被杀,不可能有孙字辈,因此李白只可能是李建成后裔。

韩维禄根据《草堂集序》中的“五世为庶”,提出了谱序关系:李渊——李建成——李承宗——承宗之子——李客——李白﹝26﹞。

方凤岐(1990)指出,“玄武门事变”事发突然,李建成、李元吉的后裔逃脱的可能性很大,逃脱后必定被除籍,与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序》的“漏于属籍”吻合﹝27﹞。

《草堂集序》是学者们普遍认可的研究李白身世和家事的可信资料,因为碑文内容出自李白口述而不是道听途说。

《草堂集序》关于李白身世家事的记载:“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暠九世孙。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说明当时还不具备公开李白身世的条件。

当年李白奉诏进宫,唐玄宗降辇步迎,若非不得已不能说之原因,“入籍”对唐皇以及李白都是彼此贴金之事,没有理由不做。

综合李白的皇室情节、诗歌造诣、能文能武等特征,最好的解释就是他是遭遇“玄武门事变”的后人。

如果李白为李建成的后代,那么《草堂集序》中的“中叶非罪”“谪居条支”“易姓与名”“逃归”等也能得到合理解释,“中叶”更是暗指李建成。

《草堂集序》中记载李白为“凉武昭王”李暠的九世孙,那么李建成是李暠的五世孙,正好处于“中间”。

从年龄推算,李建成在“玄武门事变”时(公元626年)已有38岁,从生育学上推测应有孙子。

李建成的长子李承宗生卒年没有记载,生母也没记录,这是最大的伏笔和疑点,显然是李世民故意所为。

长子通常都是接班人,要立为太子,李建成对李承宗的保护一定倍加重视,说他生卒和生母无记,完全是欲盖弥彰。

当时成婚年龄甚至可能更小,有的十三四岁就成婚生子,因此“玄武门事变”时李建成已有孙子是完全可能的。

“玄武门事变”是唐朝建立后最大的血腥,其他都无法与其相比,因此只有受此案牵连的“罪人”才不敢说出,这可能是李白不敢参加各种功名考试的真实原因。

只有李建成的后人,必须这样做,因为这是一个永远无法昭雪的“冤案”,牵涉唐朝传袭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一旦暴露将全家被杀。

▌“诗仙”李白李白出生绵州昌隆辨析李白身世隐情重大,其出生地主要有四种说法:一是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二是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唐代属安西都护府;三是从碎叶城入蜀的路上;四是绵州昌隆,今四川省绵阳市江油市。

李白称自己是陇西成纪人,是因为李渊的关系,陇西成纪应为祖籍。

《草堂集序》中的“逃归于蜀,复指李树而生伯阳”表明李白是李客达到绵州昌隆之后才出生的。

李客入蜀时间,应是神功年间(公元697年),李阳冰误写成“神龙”了,已有这方面的论证﹝29﹞。

王辉斌(2003)认为,李客逃归绵州昌隆是投奔李虎(入蜀后改名李龙迁)的后代,李虎葬于江油县西一里的牛心山。

范震威(2002)指出,李白若是李轨后人,就与《草堂集序》中的“暠九世孙”不合;若是李暠九世孙,就一定不是李轨后代﹝31﹞。

我们认为,李客入蜀与李建成的次女李婉顺有密切关系。

虽然李客来到绵州昌隆时李婉顺已经去世(公元662年)35年,刘应道也已进京为官,但他们的后代依然可能居住在这里,李婉顺的三个妹妹也可能居住在这里。

此外,如果没有刘应道的声誉和关照,李白不可能跟随杰出道家、纵横家赵蕤学习。

▌ 李白出生地绵阳江油,图为江油窦圌山《蜀道难》重新解读李白16岁写《蜀道难》初稿于绵州平武县﹝32﹞,19岁获“天才英丽”赞誉。

根据星空图软件回溯“参宿、井宿”在夜空正南位置,推算《蜀道难》大约于公元731年2月27日晚成稿于长安。

公元742年,《蜀道难》因贺知章赏识而出名,成为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诗歌,现被收录于中学语文课本。

▌ 蜀地奇险风光作为李建成后裔,如果没有“玄武门事变”,李白有可能成为大唐第五代皇帝的继承人。

基于这一身世背景分析,《蜀道难》是完全彻底记录李白家事身世的散文诗、叙事诗。

“蜀”指蜀人,也就是李白自己;“道”不是“道路”,而是动词,为“述说”“阐明”之意,这是另有隐意的关键字。

李白虽然自称“青莲居士”(佛教),但却是真正的道教徒,深受道家思想浸润。

他从小研习道学——“好剑术”“观奇书”,《蜀道难》中的“道”与“道可道非常道”中的第二个“道”意思相同,也是“非常道”;“难”指难于说清楚、道明白;“蜀道难”就是“李白述说自己的家事身世太难”。

” 原来的解读是:呵呵,好高啊好险,蜀道艰难啊,难于上青天!

我们认为:此诗开门见山,表明本文不同于原来其他诗词,是专写宫廷官府里的事情。

“噫吁嚱”不是四川话,也不是感叹词,而是文章的宗旨。

去掉三个“口”旁,即为“意于戏”,表示此文是“戏说”,不是真意,本意在说另外的事,是文字之外的事。

“高”表示久远,寓意距离长、时间长。

“青天”不是指天上,而是表示官方的公平公正,与“青天大老爷”中的“青天”意境相同。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意思是:蜀人李白的身世难于述说,难在没有公平正义,没有正直官员。

” 原来的解读是:蚕丛和鱼凫这两个蜀王,他们的开国史何其渺茫难辨!

我们认为:“蚕丛”和“鱼凫”表面指蜀王,暗指李白的两个祖宗李渊和李世民,他们建立唐朝,令人十分茫然,开国时极为混乱。

” 原来的解读是:那以后的四万八千年,一直不与秦地通人烟。

我们认为:“尔”指唐朝;“四万八千岁”指四个“万岁”,即四个皇帝,分别是太宗、高宗、中宗、睿宗(李白父亲在碎叶城期间);“千岁”指比皇帝低一级的人物,“八千岁”暗指武则天。

武则天虽当政时间较长,但在李白心中不是正统的皇帝,尽管她很想成为真正的皇帝,用了“天册万岁”“万岁登基封“万岁通天”三个万岁年号,但还是只能叫“八千岁”。

“人烟”指人员往来;“秦塞”指秦岭秦地,实际指长安。

“不与秦塞通人烟”就是历经四任皇帝和武则天,李白父亲在碎叶城隐姓埋名都无法以公开的皇室身份回到长安,不能与亲戚朋友交流沟通,共话亲情。

”原来的解读是:西对着太白山有一条鸟道,可以横渡到峨眉山巅。

这种解释完全不通顺,我们认为:“太白”指李白自己,李白本身字太白;“鸟道”指空中飞翔之路,不是地上羊肠小道,因为鸟路在空中不在地上;“当”指“应该是”。

整句解释为:西边的李白水平高、本领强,可以与峨眉山的高度相比。

” 原来的解读是:山崩地陷压死了壮士,才有了天梯石栈把秦蜀相连。

我们的解读是:“地崩山摧壮士死”指“玄武门事变”,李建成、李元吉等被杀。

“天梯”指天边,很远的天山、吉尔吉斯坦碎叶城一带;“石栈”指四川盆地的石牛道(也称金牛道),泛指绵阳、广元一带的峡谷栈道。

“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意思是,李白祖先逃亡吉尔吉斯斯坦碎叶城,此后天山和碎叶城才与四川蜀地发生联系。

巴蜀地区最早的地方志书《本蜀论》记载:“秦使张仪、司马错寻路灭蜀,因曰石牛道。

”可见第一条蜀道石牛道的开辟,从此改变了蜀地的历史。

” 原来的解读是:上有隔断天路的高峰,六龙也只得载着太阳往回转;下有曲折险峻的大川,波涛汹涌激流旋。

我们的解读是,“上有”指上辈、祖先;“六龙”指李建成六个儿子;“回日”指见太阳,意味昭雪;“高标”指皇帝,不是指高山;“下有”指李建成后人,经历各种曲折苦难;“回川”指回蜀地剑南东川,就是绵阳、梓州。

全句的意思是:因有皇帝阻挠,六个祖辈被杀之事没有昭雪之日,后辈经过多重波折才回蜀地剑南东川。

” 原来的解读是:黄鹤要飞尚且飞不过,猿猱想逾越更是难而又难。

我们的解读是,“黄鹤”指死去的老一辈,古人、先辈;“尚不得过”指都没有昭雪;“猿猱”指后辈、小孩子;“欲度”指想翻案。

没有“高枝”可攀,上面都是自己的仇人,发愁啊!

全句的意思是:逝去的老一辈都没有昭雪,后辈想翻案,真发愁,没有“高枝”可攀,没有高官替自己说话。

” 原来的解读是:青泥岭多么迂曲,岩峦萦回百步九折弯。

我们的解读是,“青泥”指通往皇权的道路,青云直上,送我上青云,但是烂路、是泥路;“何盘盘”指曲折、艰险,说明伸冤的道路艰难。

“百步九折”指百分之九十打折;“萦”指缠绕、围绕;“岩峦”指坚硬的岩石顶峰,暗示皇权。

“百步九折萦岩峦”指围绕皇权,消耗了太多生命和财物,百分之九十都是内斗、内耗,兄弟相互残杀,暗指“玄武门事变”等。

▌ 李白曾在翰林院供职,他蔑视权贵,图为“李白让宦官高力士脱靴”的故事“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 原来的解读是:仰头屏息摸着星宿往前走,摸着胸口坐着发长叹。

“参”和“井”指星宿名,井宿和参宿均属于中国神话中的二十八宿;“膺”指胸部;“仰”指头向上;“坐”指停下来(徒劳、空事)。

第一层解读是从地球观星空,从西方白虎七宿的参宿到南方朱雀七宿的井宿,指李白父亲历经千辛万苦从碎叶城到了四川剑南东川,仰望星空长叹息,往事不堪回首。

李白本意就是指“李家清白”,盼望昭雪。

第二层解读是,根据中国神话并结合天文学知识分析,“扪参历井仰胁息”指李白的出生日期,“以手抚膺坐长叹”指李白去世的时间!

从甲骨文的“庚”字形态看,在二十八宿中“庚”位于西方白虎参宿和南方柳、鬼、井三宿之间,并且最亮,由柳、鬼、井三宿构成的图像就是周代时的“庚”字。

换句话,太白金星就在星宿之内,李白出生带“庚”字,应该出生在久视庚子年(公元700年)而不是大足(长安)辛丑年(公元701年)。

按700年推算,与李白在公元757所作《为宋中丞自荐表》中的“李白年有五十七”不,可能也有虚岁与实岁的差别。

根据中国神话、星空图天文知识和历法演算,按照“日月成明”的道理,从参宿(作为“日”)到井宿(作为“月”)运行推算,李白生于公元700年7月13日即农历6月19日(庚子癸未丙申)或者公元700年7月25日即农历7月1日(庚子癸未戊申)。

李白对于自己的辞世也有预测,但十分谨慎、委婉、含糊,隐藏在“以手抚膺坐长叹”之中。

郭沫若研究发现,李白是因腐胁疾(因过度饮酒引起的慢性脓胸穿孔症)病逝﹝37﹞。

李白在说自己的出生时用了“仰胁息”,在说去世时不再用星宿,而是用人体器官(手、膺)暗示。

在《蜀道难》中写到最凶猛的动物(除人外)是“猛虎”,公元762年就是虎年。

膺归于“室宿”,手属于“斗宿”,由此推算李白去世于公元762年11月14日即农历10月20日(壬寅辛亥乙丑)或者公元762年11月26日即农历11月2日(壬寅辛亥丁丑)。

根据李白生于鼠年(庚子),鼠年归于“虚宿”,由“室宿”“虚宿”“斗宿”综合分析,李白在公元762年11月26日去世可能性很大,与郭沫若认为李白去世公元762年11月10日以后的研究结果吻合﹝38﹞。

我们的解读是,“问君”指问李白家人;“西游”指去了、碎叶城,几时回长安?

担心道路可怕;“不可攀”指到不了皇帝那里,皇帝不改变主意,就难于回长安。

” 原来的解读是:只见古树上群鸟正悲号,雄飞雌随往返在林间。

我们的解读是,“悲鸟”指李白父亲李客;“号”指大喊大叫、大声痛哭;“古木”指老一辈,暗指李建成及其他长辈。

全句意思为:只见李客哭喊先祖李建成及其他前辈,知道了刘应道(雄飞)来梓州玄武,李婉顺(雌从)也跟着来了,“绕林间”指梓州玄武。

这段讲述的是,李客来到绵州昌隆是因为刘应道和李婉顺的后代在这里。

” 原来的解读是:又听见夜月下杜鹃的啼叫,把哀愁传遍了空山。

我们的解读是,“又闻”指还知道;“子规”指李白父子;“空山”指幽深人少的山林,“愁空山”喻为朝廷没有为自己说话的人。

子规(杜鹃)啼血,在夜晚是最为悲痛的事。

” 原来的解读是,蜀道艰难啊,难于上青天,使人听了红颜也要凋残。

我们的解读是:我们无法说出自己的身世,难在官场没有公平正义,别人知道了都脸色变得苍白、大吃一惊。

▌借酒浇愁的李白“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 原来的解读是,连绵的峰峦离天还不到一尺,倒挂的枯松倚着绝壁。

我们的解读是,“天”指皇位,“去天”指达到皇位;“连峰”指李建成的孩子们,他们距离皇位不到一尺了;“枯松”指李渊;“倒挂”指颠倒顺序,把李世民立为太子;“倚绝壁”指李渊也没有办法,被逼到绝路上了,大儿子李建成已经死了,二儿子李世民又那么凶残。

全句意思是:我的祖辈距离皇位不到一尺了,但因为李世民把李渊逼到绝路上,只能颠倒顺序把李世民立为太子。

” 原来的解读是:瀑布飞流争相喧闹声若沸,冲崖击石促使万壑鸣如雷。

我们的解读是:这句是对社会舆论的描写,因为李世民杀害长兄李建成的血腥之举,引起全国甚至全世界震惊,舆论哗然,各种议论、猜测都有,震荡很大。

” 原来的解读是:蜀道就是如此之艰险,唉,你这远方之人何以要到来?

我们的解读是: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外乡人李白父亲从遥远的碎叶城来到四川绵阳,为什么?

“嗟”是感叹词;“尔”指李白一家;“胡”也可能指胡人、突厥人,实指外人。

” 原来的解读是:剑门关崎岖而突兀不平,一人把关万人也攻不开。

“剑阁”指宫廷、皇室的斗争,刀光剑影笼罩着皇室,而不是指四川省的剑阁县、剑门关。

“一夫”指皇帝;“万夫”指百姓、群众,实际指那些想为李建成昭雪的人。

” 原来的解读是:守关之人若非是亲信,就会变作当道的豺狼。

我们的解读是:在关键岗位的人,如果成了匪徒、匪盗,就比豺狼还凶。

” 原来的解读是:早晨要逃避猛虎,晚上要躲避长蛇,它们磨牙吸血,全都杀人如麻。

我们的解读是:亲人为争夺皇权而杀人,武装到了牙齿,斩草除根,连男小孩都不放过,就像磨了牙齿吸人血,比虎蛇还凶残。

这句话很明显是说“玄武门事变”,与蜀道完全无关。

道路不会杀人,最多有“车祸”。

“猛虎”指李世民,“长蛇”指李世民的同伙。

” 原来的解读是:锦城虽说很快乐,但不如早日返回家。

我们的解读是:绵州昌隆虽然歌舞升平、安逸巴适,但毕竟不是我们的老家,不是宫廷皇室,我们还是想早一点回到长安。

“锦城”不是指成都,而是指漂亮美丽的地方,安逸幸福的地方,暗指绵州昌隆。

” 原来的解读是:蜀道艰难啊,难于上青天!

我们的解读是:李白家的苦难真是难于说清楚啊,比上天还难,难在没有世道公平正义,没有办法,我们只有转过身子,遥望、碎叶城,往老家长安看,深深叹息!

要澄清李白家的清白,还有很长时间。

“咨”指与别人商量、征求意见;“长咨”表示需要长期研究和征求意见的问题,现在没有;“侧身”从绵州昌隆往碎叶城看,要转身90度。

▌望月思乡如何正确看待李白之谜李白是一代诗仙,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理解他,他的智商和情商远远超过当时的同代人,犹如唐代的爱因斯坦。

可以说,《蜀道难》是李白为记录自己家史和自己身世而精心设计、精巧安排、精美打造的一首叙事诗,只是因为隐藏太深,千年来一直没有被人识破。

我们的结论是,李白是李建成的后人,公元700年7月13日生于四川绵阳江油,公元762年11月26日在安徽当涂县去世,李客到江油是因为李婉顺的关系,《蜀道难》是述说李白家事身世的叙事诗。

1.从体裁题目看,《蜀道难》具有极强的隐蔽性《蜀道难》是李白的经典著作之一,从题目、体裁到内容都具有极强的隐蔽性,体现了李白伟大和高明之处。

《蜀道难》属于汉乐府旧题,乐府是继《诗经》《楚辞》而起的一种新诗体,开创了诗歌现实主义的新风,与官民关联密切,可以写成叙事诗。

此外,《长歌行》中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也是千古流传的乐府名句。

“乐府”原本是汉武帝时设立的一个官署,主要职责是采集民间歌谣或文人的诗来配乐,以备朝廷祭祀或宴会时演奏之用。

乐府搜集整理的诗歌称为“乐府诗”,简称“乐府”。

“乐府”这一体裁发源于宫廷,内容取材于民间,隐藏了李白皇家身世的信息。

剑门关、秦岭等蜀道位于李白长期居住的绵州昌隆和当时朝廷都城长安之间,从绵州昌隆到长安必经蜀道。

一方面假借写“蜀道”来隐藏他的家事和身世合乎情理,不容易暴露。

李白撰写《蜀道难》之前,刘孝威、梁简文帝萧纲、阴铿、张文琮等多位诗人都已写过题为《蜀道难》的诗歌,用《蜀道难》记录身世不容易引起怀疑,实际上李白从来就没有亲身走过青泥岭蜀道。

2.从贺知章的反应看,《蜀道难》内涵惊人《蜀道难》公之于众,唐五代人多有记述。

在《蜀道难》之前,李白已凭大量诗作得大名于天下,为何单独《蜀道难》即令贺知章失色惊呼“谪仙人”?

换言之,李白在当时已有诸多不朽名篇的情况下,为何独示《蜀道难》?

可以推测,必是贺知章读出了一般人读不出的味道和隐喻。

呼其为“谪仙”,无异于明指李白贵为“天枝”一姓。

此诗难解与玄妙处都在只可“意会”,即使读出身世真味,但欲以诗定罪,则也属“”般附会。

甚至可以推论,正是唐玄宗及周边人也读出了李白《蜀道难》的题中之意,但迫于无具体证据,只能以“泄密”之过赐金放还、贬谪放逐了。

表面看,《蜀道难》与《行路难》相似,都是指道路,其实完全不同,这就是李白的聪慧和高明之处。

前人多将“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解读为蜀地道路难行,而结合《行路难》“青天”来看,两者有诸多相通之处,其实暗含深奥密码。

两诗都将“道路”与“青天”紧密结合表述,《行路难》从“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到“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再到“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直至最后结尾“行路难,归去来”,无疑是叙写道路难,实际上是暗指社会道途艰难和功名难求。

换言之,《行路难》指道路和社会,没有隐喻家事与身世之意,而李白“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之慨叹是指自己身世难言。

▌ 坎坷的仕途却成就一代“诗仙”、“酒仙”李白的家事和身世一直都是学界的关注重点,学者们从多角度多维度了证据和猜想,然而由于历代久远、直接证据较少且残缺不齐,为研究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目前的结论大多是基于某个或某些证据提出的,没有系统完备的证据链支撑,因此呈现各持己见、争论不休、莫衷一是的局面。

本文从李白是李建成后裔的观点出发来解读《蜀道难》,又在条分缕析《蜀道难》的过程中证明了李白是李建成后裔的观点,二者形成了相互支撑的印证关系,这为研究李白家事身世了新的思路和视角,但可能存在不完备或错漏之处,我们欢迎有理有据的批评建议和诚挚善意的磋商探讨。

)参考文献﹝1﹞﹝26﹞韩维禄.李白“五世为庶”当为李建成玄孙解[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88,(01).﹝2﹞﹝27﹞方凤岐.李白家世考辨[J] .江汉大学学报,1990,(05).﹝3﹞徐本立.李白为李渊五世孙考[C]//中国李白研究,1990,(上).﹝4﹞朱秋德.论李白的宗室情结及对其人生诸要素的影响(上)[J].丝路学刊,1997,(04).﹝5﹞曹方林.李白家世别探[J].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07).﹝6﹞﹝30﹞王辉斌.李白家世之谜破译[J].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01).﹝7﹞黄英.李白家世考[J].社会科学研究,2004,(06).﹝8﹞王文才.李白家世微探[J].四川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79,(04).﹝9﹞周维衍.关于李白的先世问题[J].学术月刊,1985,(06).﹝10﹞汤华泉.关于李白家世问题的几点考析[J].文学遗产,2002,(06).﹝11﹞刘伯涵.李白先世新探[C]//中国李白研究,1990,(上).﹝12﹞钟兴麒.哈密碎叶与李白身世[C]//中国李白研究,2001—2002年集.﹝13﹞﹝31﹞范震威.李白的身世、婚姻与家庭——兼质疑郭沫若等的李白论[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2:153.﹝14﹞林贞爱.李白身世及生卒年代新考[J].四川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04).﹝15﹞张书城.李白家世之谜[M].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94.﹝16﹞范伟.关于李白世族的研究[J].学术研究,1986,(03).﹝17﹞麦朝枢.关于“李白的姓氏籍贯种族的问题”[J].文学遗产(增刊),1958,(06).﹝18﹞胥树人.李白和他的诗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15-16.﹝19﹞李从军.李白考异录李白家世考索[M].济南:齐鲁书社,1986:40-50.﹝20﹞何树瀛.李白考谜[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7:1-14.﹝21﹞陈寅恪.李太白氏族之疑问[J].清华学报,1935,(01).﹝22﹞詹瑛.李白诗论丛[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15-24.﹝23﹞(日)松浦友久.李白的出生及家世[C]//中国李白研究,1990,(下).﹝24﹞梁森.李白家世研究“西域胡人说”平议[J].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04).﹝25﹞王元明,王志伟.李白家世新探[J].洛阳工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01).﹝28﹞吴明贤.李白与四川[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0:1-14.﹝29﹞裴裴.神龙之年号乃神功之讹”补证[C]//中国李白研究(一九九一年集)——中国首届李白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991:285-290.﹝32﹞曾维益.李白蜀道难新探[C] //四川省李白研究会会馆,2001:5-20.﹝33﹞喻世华.《蜀道难》的写作年代和寓意[J].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02,(01).﹝34﹞﹝35﹞﹝晋﹞常璩撰,刘琳校注.华阳国志[M].成都:巴蜀出版社,1984:175-193.﹝36﹞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卷二百二(列传第一百二十七)[M],北京:中华书局,1975:5762.﹝37﹞﹝38﹞郭沫若.李白与杜甫[M].北京:中国长安出版社,2010:89-92.撰文 | 李后强 、李海龙配图 | 小王主编 | 晨曦责编 | Jamie美编 | 小王


以上是文章"

我们的解读是,“悲鸟”指李白父亲李客;“号”指大喊大叫、大声痛哭;

"的内容,欢迎阅读吧如么星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