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织提及了维吉尔的事儿,瓦伦西娅说她愿意帮忙一起找他。

简介: 香织提及了维吉尔的事儿,瓦伦西娅说她愿意帮忙一起找他。

他们是即将长大的孩子,有了许多心事。

十一岁的孩子,不再对父母抱有幻想,他们相信父母和自己之间隔着一条难以跨越的沟壑。

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作品《不爱说话的十一岁》里的几个孩子,向我们展示了他们那颇有些艰难但又韧劲十足的十一岁。

他讨厌被爸妈叫作“乌龟小子”十一岁的维吉尔垂头丧气地迎来了六年级的暑假。

即将要成中学生了,他却一点儿也不感觉兴奋。

未来让他感觉沉甸甸的,他不确信自己瘦弱的小身躯能赶得上趟儿。

在家里,和两个双胞胎哥哥相比,他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孩子。

而维吉尔却胆小怯懦,说话也总是很小声,爸爸妈妈都叫他“乌龟小子”,因为他们觉得他总不愿意从壳里出来。

但是爸爸妈妈从不知道,维吉尔被这么喊的时候真是难过得要死。

维吉尔养着一只小豚鼠,他叫它“格列佛”。

他习惯了将所有的心事都讲给这位称职的朋友听,因为“格列佛”绝不会说三道四的。

维吉尔知道自己不是个聪明的孩子,十一岁了,他连乘法表也背不会。

就算你没有举手,生活也偶尔会点到你的名。

维吉尔最近有个很大的心事,他需要得到些指引,而他唯一能求助的人就是田中香织——那个自称有预言能力的十二岁女孩。

去香织家的路上,维吉尔不幸遇到了绰号叫“公牛”的切特,那个总喊他“白痴”的切特。

维吉尔原本想避开切特的,但命运偏偏让他们狭路相逢。

公牛一如既往地羞辱着维吉尔,维吉尔则想象着自己揪起切特的衣领让他住嘴。

香织和妹妹小吉一起接待了维吉尔,完成仪式后,她预言维吉尔“身上会发生一些事,将身处一片黑暗。

”其实,维吉尔来找香织是为了另一件事,他在周四的补习班认识了一个女孩,他想和她说话。

然而,他准备了整整一个学年,也没能开口。

他告诉香织,那个女孩的名字缩写是VS。

香织嘱咐维吉尔在下个周六带五颗形状大小完全不同的石头来找她,并请他将自己“通灵咨询”的名片钉在超市的布告栏上。

按照香织的推算,她应该是充满冒险精神又勇气十足的女孩,与维吉尔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或许,她的推测是对的。

不过,瓦伦西娅最近过得可不大顺心,她每天晚上都在被噩梦困扰着,她常常梦见自己站在无边的旷野上,所有人都离开了,只留她一个人在那里站着,孤零零的。

她并不打算将自己被噩梦困扰的事告诉爸妈,因为她猜想爸爸还没学会怎么做一个十一岁女孩的父亲。

他过去常用的那些安抚小孩子的方法,显然对自己不适用了。

而妈妈原本就保护欲过度,她如果知道了噩梦的事一定会问个不停,瓦伦西娅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瓦伦西娅戴着助听器,她得读着唇语才能听懂别人在说什么,所以她常常反应慢半拍,而这让她失去了一起玩大的朋友。

现在她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在树林里消磨时光。

陪妈妈一起去超市采购的时候,瓦伦西娅在布告栏上发现了让她感兴趣的东西——那是香织的名片。

她想到了让自己备受困扰的那些梦,于是按照名片上留的电话发送了信息过去,香织回复说她对梦“无所不知”。

树林里有一只她喜欢的流浪狗,她叫它“史克瑞德”,她想养着它,但爸爸妈妈不同意。

于是,去树林的时候,她总要偷偷带点吃的去喂史克瑞德。

他落入了漆黑的废井,绝望恐惧周六的上午,维吉尔走进了树林,背上的书包里装着“格列佛”。

他一路走一路采集蒲公英,那是“格列佛”最爱的食物。

此外,他还一直留意着石头——他得带着五块不同的石头去见香织。

不幸的是,维吉尔在树林里又遇到了“公牛”切特。

之前,强尼说他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块蛇皮,而切特打算盖过强尼的风头,他决心捉一条真正的蛇。

切特没想到自己会在树林里遇到维吉尔,不过,他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意外出现的“乐子”。

切特一把抢走了维吉尔身上的背包,将它丢进了树林里的废井里,然后消失了。

维吉尔在趴在井口喊着“格列佛”,他感觉那黑洞洞的井口仿佛在凝视着它,要将它吞没——他一向是个极度怕黑的孩子。

他将口袋里的石头小心地摆放在了井沿上,然后顺着井里的梯子往下爬。

那口井又深又黑,维吉尔每向下爬一个阶梯都几乎要窒息一次,黑暗仿佛抓住了他的心脏。

他想象着自己可能会摔死,可能会脑袋开瓢或是胳膊断裂什么的,但是为了格列佛,他还是跳了下去。

维吉尔尝试着爬上去,但无论他怎么跳,也够不着梯子的下端——他上不去了。

他尝试着喊叫,但他一向是个沉默的孩子,从不会大声说话。

所以,当他大声喊出“救命”的时候,居然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但是,没有人听到他的喊声。

不一会儿,准备去香织家的瓦伦西娅也来到了树林里,她注意到,那口废井的井盖被搬开了,她还看到了井沿上摆着一列小石子。

瓦伦西娅担心有小动物会掉进井里,所以她将井盖给牢牢地盖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内心里有一丝不可名状的担心。

光亮在维吉尔的头顶消失了,他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他开始无法呼吸了。

她们来找他了,却遇到了另一个男孩香织有些担忧。

到了约定的时间,维吉尔却没有来。

他一向不会迟到的,一分钟也不会。

香织有了不好的预感,她觉得维吉尔了。

通过通灵水晶,她“看到”维吉尔被困住了,但她不知道维吉尔具体遇到了什么事儿。

瓦伦西娅来到香织家的时候,香织正在为维吉尔的事情心烦意乱。

而瓦伦西娅看到香织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则是松了口气。

瓦伦西娅跟香织和她的妹妹小吉解释了助听器的事儿,但这姐妹俩谁也没有大惊小怪,她们不像别人那样会吓一跳或是不自在。

瓦伦西娅说起了自己的噩梦,而香织很快便找到了她的症结所在。

”但瓦伦西娅却不愿意接受香织的说法,香织并不勉强。

香织提及了维吉尔的事儿,瓦伦西娅说她愿意帮忙一起找他。

香织对自己的新客户有了判断:固执,但是个热心肠。

按照香织姐妹的指引,瓦伦西娅去了维吉尔的家,并见到了他那位菲律宾奶奶(那是家里唯一了解维吉尔的人)。

同时,她确定了维吉尔不在家里,但从照片上,她认出了维吉尔——那是和她一起在周四补习的男孩。

瓦伦西娅来到树林里的时候,切特刚好看到她了。

他悄悄地看着她喂了狗,但没有让她看到自己。

切特和瓦伦西娅是同班同学,不过,他一直对那个“聋女孩”心存畏惧,他害怕她那看上去凶巴巴的眼神。

他知道她会读唇语,这让他感觉毛骨悚然,他觉得自己做过的所有坏事都可能被她看在眼里。

切特看起来勇猛粗暴,面对维吉尔那样的孩子时也总是派头十足。

但他其实也有很多害怕的东西,比如,他怕狗,他担心自己进不了篮球队。

但他不敢将自己的担心告诉爸爸,他一直在假装勤奋练习。

他想捉到一条真正的蛇,好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他是足够勇敢威猛的。

切特真的遇到蛇了,他试图抓住它的尾巴,然而瞬间却被蛇反咬了一口。

命运的牵引让她们找到了真正的朋友被关在一口荒僻的废井里,可以想象那会有多绝望。

维吉尔终于哭了出来,而且越哭越凶,悲伤和恐惧像卸了闸的洪水一般从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

香织姐妹和瓦伦西娅走进了树林,香织准备在那里设一个寻人仪式。

这时,她们听到了尖叫声,那是有人在喊“救命”。

香织满脑子想象着维吉尔遇到麻烦的画面,却没料到,眼前这个喊“救命”的男孩她根本不认识。

不过,瓦伦西娅是认识他的,那是公牛切特——被蛇咬了的切特。

瓦伦西娅对切特没什么好印象,不过,她还是蹲下去帮他检查伤口。

对于如何在树林里生存以及如何处理检查和处理伤口,瓦伦西娅有相当丰富的知识储备。

切特的当然不是什么毒蛇,否则他不可能活蹦乱跳地存活到现在。

香织对瓦伦西娅相当欣赏,她甚至觉得她们可以成为通灵咨询的合作伙伴。

“朋友”,香织说出的这个词,让瓦伦西娅心一下子被填满了。

与死神擦肩而过后,从前的那些事没那么让人害怕了维吉尔又渴又累,他想象着万一获救了,他会做点什么:第一,他会鼓起勇气对妈妈说:“别再叫我乌龟小子了”;第二,公牛切特下次再侮辱他的时候,他会还嘴说:“再敢说一次,你会后悔的”;第三,他会和瓦伦西娅说话,哪怕说句“你好”呢。

树林里,香织她们举行了一场仪式,因为小吉的失误,差点引发了一场火灾。

不过,瓦伦西娅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线索:树林,石头,废井…

瓦伦西娅攀着梯子下到了井里,手里拿着小吉总是随身携带的跳绳。

在瓦伦西娅看来,得救的维吉尔看起来很不自在,脸红到了脖子根。

事实上,她曾经也养过一只豚鼠,叫“莉莉菩提”,那是格列佛游历过的一个岛屿的名字。

现在,不需要香织姐妹提醒,瓦伦西娅也愿意承认这一切不是巧合了。

妈妈一直在被瓦伦西娅发短信,瓦伦西娅知道妈妈已经在着急了,她得赶紧回家了。

瓦伦西娅却并不在意,她理解,有些人就是很害羞,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礼貌。

回家的路上,维吉尔一直在喃喃自语:、谢谢。

而他身边还站着一条巨大的黑狗,是的,那就是瓦伦西娅的“史克瑞德”,它跟着维吉尔回来了。

维吉尔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污垢回到了家里,他听到妈妈叫他“乌龟小子”。

那个晚上,瓦伦西娅收到了七十三条短信,那是她和新朋友香织互发的短信,她们商量了合伙的事儿。

真的很敬服于作者的写作手法,她从不同孩子的视角展示了他们生活的交集,讲述了那个有些扑朔迷离的故事,相当抓人。

瓦伦西娅和香织姐妹的善解人意、勇敢坚定很让人折服,维吉尔和瓦伦西娅在遇到困惑时又无法向亲人诉说的窘困很让人震动,甚至,那个一边欺凌别人一边掩饰内心软弱的切特也有些让人同情…

成长,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我的女儿也将迎来她的十一岁,我真诚地祈祷着,希望那时的她无论遇到些什么,还愿意说话。


以上是文章"

香织提及了维吉尔的事儿,瓦伦西娅说她愿意帮忙一起找他。

"的内容,欢迎阅读吧如么星座网的其它文章